楚天金報訊 圖為:翻看養女幼時照片,胡守廉唯一的心愿是幫她找到親人
  □文圖/本報記者雷巍巍 實習生何泉 譚正圓
  盛夏時節,在湖北隨州市隨縣唐縣鎮群聯村的一個農家小院里,枝葉茂盛的梨樹上掛滿青果。得閑時,73歲的胡守廉喜歡坐在梨樹下,眯著眼睛翻看女兒胡山花的照片。看著女兒從嬰兒出落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。
  從胡山花記事起,胡守廉就沒有刻意迴避一件事——她是抱養的。也正是從抱養的那一天起,胡守廉的生命中又多一份牽掛——替女尋親。
  這一路走來,整整19年。
  “要是找到親生父母,小心我不要你!”雖然有時會被女兒撒嬌式地“恐嚇”,胡守廉絲毫不擔心,他心中只有一個簡單而朴素的願望,希望有生之年幫助女兒找到親人,“在自己百年之後,她不會太孤單”。
  撿到女嬰
  第一眼動了惻隱之心
  記者近日走進胡守廉的家,看不到一件像樣的傢具。不過,家裡有兩樣東西,胡守廉視之為珍寶:一大摞已經泛黃的醫學書籍和一包女兒來時穿戴的衣物。
  胡守廉年輕時熱衷醫學,憑藉一本從同學那裡借來的《中國赤腳醫生教材》,學會了基本醫學診斷及護理知識。此後幾十年,胡守廉又買來大批書籍熟讀,研習醫術。
  談及與女兒胡山花的相遇,胡守廉說只能用“緣分”二字來解釋。
  時間拉回1995年,這一年胡守廉54歲,仍孑然一身。農曆五月十五日上午,胡守廉從唐縣鎮上賣完糧食回家,聽說在萬福店文化館工作的五弟,在街邊花壇里發現一個被遺棄的女嬰,準備送給同村的妹妹收養,便趕去看熱鬧。
  骨瘦如柴、小臉蠟黃、嘴唇發紫……一個女嬰躺在紙箱里嗷嗷待哺,襁褓里一個寫在煙盒紙上的字條顯示,出生日期是“農曆95年2月19日早晨8點半”。
  “三個月大的嬰兒只有三斤多重,養得活嗎?”在場的人們議論紛紛,但沒人願意收養女嬰。“沒人要,我來撫養!”胡守廉看到女嬰第一眼,便動了惻隱之心,“好歹是一條性命啊!”
  事實上,能不能把女嬰帶大,胡守廉心裡也沒有底。他回憶,從癥狀表現上看,懷疑女嬰患有先天性心臟病,當時想利用自己掌握的醫學知識幫幫這個“有病”的孩子。回家第一天,胡守廉給女嬰取了一個響亮的名字叫胡山花,取山花爛漫之意,小名秋菊。
  照顧養女
  整個冬天不敢脫衣睡覺
  家裡突然多了一個新成員,習慣了單身生活的胡守廉像一個發動了的陀螺,再也停不下來。沒有照顧嬰兒的經驗,胡守廉從醫學書籍里找,邊看理論邊實踐操作,嬰兒的護理倒是沒有攔住他,但是如何解決小山花的吃飯問題讓他撓頭。
  聽說唐縣鎮供銷社有奶粉賣,胡守廉匆忙趕去買了一袋標價8.5元的奶粉——這是當時鎮上最貴的奶粉。經過幾天精心喂養之後,小山花的臉蛋兒慢慢紅潤起來,人精神了,愛笑了。胡守廉發現她沒有先天性心臟病,只是營養不良。
  隨著山花一天天長大,食量大增,每月奶粉量增至六七包。如果說經濟壓力胡守廉還能承受,抱回山花的第一個冬天卻讓他吃盡苦頭。“一聽到秋菊的哭聲我就連忙往起爬”,漫長冬夜,寒冷刺骨,每隔兩三個小時,胡守廉就要起來給小山花喂一次奶粉。怕自己睡忘了讓女兒凍著餓著,整個冬天胡守廉都不敢脫衣睡覺,只能靜靜地依偎在她身旁。這種苦日子持續近半年,直到第二年春天氣轉暖,一歲多的小山花能吃主食後,情況才稍稍有所改觀。
  替女尋親
  幼時衣物包了6層保存19年
  從抱回山花那一刻起,替女尋親的種子就在胡守廉內心深深埋下。“人長大了相貌會變,出生時穿戴的衣物親生父母肯定認得出。”為了幫山花找到親人,讓他們骨肉相認,19年來,胡守廉一直精心保存著山花來時穿戴的衣物,擔心它們會發黴腐爛,胡守廉用塑料袋層層包好後,懸掛在屋裡最通風的地方,每年三伏天里,都會拿出來曬一曬。
  記者採訪當天,看到胡守廉取出一個大包裹,1層、2層、3層……整整包了6層,他一層層打開,一包嬰兒的衣物漸漸露了出來——黑色小棉襖、紅色背帶褲、黑白藍相間的背心、綠色套衫,紅色大花包背、橙色鞋面的布鞋、紅色小襪等。時間過去了19年,小山花穿來的七件衣物完好無損地呈現在我們面前。
  19年來,還有一樣東西胡守廉不敢丟——小山花襁褓里的那個字條。接受採訪中,胡守廉起身從一個抽屜里取出一本書,翻開書頁取出一張紙片,煙盒紙的摺痕已經看不到了,背面“襄樊市(現襄陽市)卷煙廠出品‘金蝶’牌香煙”字樣兒還清晰可見。“這是她與親人相認的信物,像寶貝一樣,我保存了19年。”胡守廉感慨地說。
  漫漫替女尋親路,年過七旬的胡守廉在與時間賽跑。為了儘快找到有用線索,他四處找人打聽消息,還專門到鎮上花錢打印了100多份尋親啟事,張貼在萬福店鎮的大街小巷、加油站、菜市場等人流密集的場所,但收效甚微。
  今年7月的一天,隨縣當地有一戶人得知消息後,一行四人主動來到胡家認親。通過照片比對,山花與這戶人家確有相似之處,但對方給出的出生日期和字條筆跡等關鍵信息都有較大出入,胡守廉果斷拒絕了對方,“我要對女兒負責任,尋親認親是大事,要講事實,不能將就!”
  父愛如山
  大義之舉感動鄉鄰
  “小山花三個月大就離開了父母,不能讓她缺失那份親情。”19年來,胡守廉儘力扮演一位好父親的角色。
  為了女兒的童年時光不是一片空白,靠種地為生、家境並不富裕的胡守廉每年都會帶山花到鎮上照次相,從出生百天到初中畢業,一次都沒有落下。採訪中,胡守廉拿出的大摞照片,每張都是女兒不同時期的照片,唯獨看不到他的身影。
  從小學到初中,胡守廉極力為女兒營造一個好的學習環境。在農閑時候,胡守廉凌晨兩點起床下網捕魚捉蝦,再送到鎮上趕早市,以補貼山花的學費和生活費。
  關於山花的身世,胡守廉也沒有刻意隱瞞。胡守廉說,從山花懂事起,他都會有意無意提及此事,希望她早有心理準備,能夠平靜接受這一現實。胡守廉的良苦用心,胡山花看在眼裡記在心裡。初中畢業後,懂事的胡山花主動要求報考技校,學門手藝早日參加工作,來回報父親。
  也許是看到父親年過七旬仍在為自己奔波,心裡過意不去;也許是19年尋親家人杳無音訊,內心有些著急。胡山花有時會向執著的父親發點小脾氣:“小心找到我的親生父母后,不要你!”對女兒這種撒嬌式的“恐嚇”,胡守廉一點兒也不擔心,“我養的女兒是什麼性格我知道,這種事她做不出來!”
  在群聯村,提及胡守廉替女尋親一事,人們無不豎起大拇指,交口稱贊。
  同村77歲的李習芳說,撫兒養女自己是過來人,深知個中艱辛與不易,而胡守廉年過半百當父親更是難上加難,他一邊撫養女兒一邊替女尋找親人,19年如一日堅持不懈,“吃的苦別人沒嘗過”。
  胡守廉則說,不為權不附貴,更不為向山花親生父母索取報酬,替女尋親的目的只有一個,就是希望他們一家人能團聚。
  截至記者發稿時,為此奔波多年的胡守廉仍沒有收到有效信息。胡守廉表示,在他的有生之年,會在替女尋親的道路上堅定地走下去。
  (原標題:圖文:隨縣七旬養父為女尋親19年)
創作者介紹

飲酒思源

vx89vxhwb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